东方网力或将退市?困境能否反转?

2022年8月22日
admin
没有评论

公告提到,东方网力2020 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追溯重述后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东方网力的股票交易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其股票自2022年4月7日开市起停牌一天,自2022年4 月8日开市起复牌。

东方网力的股票自2022年4月8日起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ST 网力”变更为“*ST 网力”。

目前,东方网力面临大量账户被冻结查封、涉诉案件递增、人员大量流失、大量债务到期不能偿还、资金流十分紧张等严重困难,同时公司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业务合同锐减,2022 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小于 1,000 万元,业务开展艰难,目前公司经营十分困难。

东方网力被实施退市风险的主要原因是受会计差错影响,2020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追溯重述后为负值。

东方网力在发布的《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暨追溯调整的公告》中提到,公司在编制和配合审计2021年年度财务报告过程中,在进行必要的资产清查、减值测试和债权债务核实等事项时,发现以前期间存在会计差错,应当按照相关规定追溯重述更正前期的重要差错。

在此前公布的2020年末归母净资产约1.9亿元,在追溯调整后,2020年末归母净资产为-2.59亿元。

如东方网力会计差错更正专项说明所述,上述四项会计差错更正是公司在2021 年度报告编制过程中发现的。

也就是说,由于 2021 年年报审计尚未完成,随着审计工作的进行,可能还会发现其它对本年度财务报表有重要影响的前期会计差错,也可能存在很难取得充分适当审计证据判断是否为前期差错的事项。

根据公告,东方网力在2020年度的净利润实际是亏损8.34亿元,而不是此前公布的亏损5.16亿元,调整幅度达到61.58%。

东方网力成立于2000年,2014年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安防视频监控。

2014年到2018年,东方网力发展平稳,业绩不断增长。2019年,公司业绩急剧恶化,当年营收3.54亿元,同比暴跌84.27%,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1.93亿元、-27.35亿元。

2019年9月东方网力爆出16亿元的违规担保,随后,多个银行账户被查封,大股东刘光的股份全部被冻结。

2020年9月13日下午,东方网力发布公告,公司因违规担保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被“ST”,2020年至2021年,公司包括董事长、总裁、财务总监在内的大批高层陆续辞职。

此后,东方网力营收不断下滑,并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状态。截止到2021年9月30日,东方网力总资产为27.76亿元,总负债29.84亿元,归母净资产为-2.21亿元。

而根据公司2022年1月28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截止到2021年底,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在-13亿元至-9亿元之间,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的状态。

从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来看,截止到2021年9月30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1.18亿元(其中大部分已经被司法冻结),而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8.66亿元和2.13亿元,另外还有金融负债4.16亿,公司流动性已经严重不足。

从经营性现金流来看,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东方网力的经营性现金流金额分别为-5.69亿元、-7247.46万元、-3697.54万元,也就是说,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21年以来,公司多次发布退市风险警示,称因预计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除了身负资金被冻结、多笔违约贷款、被列入失信人名单、经营能力存疑等多重罪之外,东方网力还拖欠商汤科技的货款以及格灵深瞳的销售回款。

根据东方网力2022年3月1日发布的《关于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答辩通知的公告》,公告显示,商汤科技请求裁决东方网力支付合同货款113,134,721.54元及其相关违约金、律师费和仲裁费。

公告显示,2018年12月4日,商汤科技和东方网力签署了《运城雪亮工程项目供应协议》,由商汤科技向东方网力供货,商汤科技供货之后,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仅收到货款100万元,不足合同总额的1%。

2021年1-6月,格灵深瞳向东方网力销售金额为1,625.64万元,占其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22.52%。

根据格灵深瞳上市公告书披露,截止到2021年末,格灵深瞳对东方网力的应收账款余额依然是2277.08万元。这说明2021年下半年,格灵深瞳对东方网力的应收账款,根本没有任何回款。

只是,格灵深瞳在深知东方网力的经营和财务危机,为何还会与其有重要交易往来?是出于何目的?这个迷之操作着实也让人想不通,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

被誉为曾在高位接盘的川投信产目前对于东方网力的经营策略如何调整,也是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

自2019年4月“接盘”以来,3年间,面对不断出现的“天雷”,川投信产能否力挽狂澜?东方网力是否还有翻盘的希望?是否会退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